2010年7月3日 星期六

《眼見為憑》

夫人對建築師說,每當火車經過時,她的睡床就會搖動。
「這簡直是無稽之談!」建築師回答說:「我來看看。」
建築師到達後,夫人建議他躺在床上,體會一下火車經過時的感覺。
建築師剛上床躺下,夫人的丈夫就回來了。
他見此情形,便厲聲喝問:「你躺在我妻子的床上幹什麼?」
建築師戰戰兢兢地回答:「我在等火車。」
許多的紛爭的起點都是源於自恃「眼見為憑」。
至聖先師孔子也曾懷疑,一向稱讚有加的弟子顏回偷吃飯食,因而感慨地說:眼見不一定為實。
孔子被困陳、蔡之間,有七天都沒有嘗過米飯的滋味。估計是疲倦不堪,在白天躺著休息。後來顏回想辦法討回一些米煮飯。當飯快要熟時,孔子遠遠看見顏回竟用手抓取鍋中的飯吃。孔子故意裝作沒有看見,當顏回進來請孔子吃飯時,起身說:「我夢到祖先了,應該拿這些清潔的食物先祭祀他們」。顏回忙說:「不行!剛才有灰塵掉到鍋子裡了,我抓了出來,扔掉總不太好,所以自己吃了。」
孔子感概:「所信者目也,而目猶不可信;所恃者心也,而心猶不足恃。弟子記之,知人固不易也!」
《呂氏春秋•審分覽•任數》: 孔子窮乎陳、蔡之間,藜羹不斟,七日不嘗粒,晝寢。顏回索米,得而焚之,幾熟。孔子望見顏回攫取其甑中而食之。選間,食熟,謁孔子而進食。孔子佯為不見之。孔子起曰:「今者夢見先君,食潔而後饋。」顏回對曰:「不可。向者煤室入甑中,棄食不詳,回攫而飯之。」孔子曰:「所信者目也,而目猶不可信;所恃者心也,而心猶不足恃。弟子記之,知人固不易矣。」

沒有留言: